jonyj记忆碎片故事 记忆碎片深度解析

时间:2021-05-10 16:43:50 作者:admin 20368

《记忆碎片》的叙事手法有多独特?

你好,这里是MovieLab(电影实验室),感谢悟空小秘书的邀请。


十九年过后,《记忆碎片》的叙述方式还是最令人难忘。

按照从后往前的顺序【倒叙】,这部电影从故事结束的时候开始,从故事开始的时候结束。

但实际上,又不止这么简单。

克里斯托弗·诺兰所做的远比倒着讲一个故事更加的令人深刻,这个倒叙的手法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噱头,而且诺兰还一直使观众保持对影片的注意力,并创造出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包含着许多非线性段落的线性叙事。

关于具体的叙事方式分析,我们分以下几点循序渐进的总结。

寻找设计原则

作为艺术形式的电影使用一些可以被认为是噱头的技术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一些技术是关于故事的叙事方式,比如一镜到底的电影等。其他的运用在电影的放映方式上,比如3D电影、4D电影,或者是嗅觉电影。

(图片来自:《路边野餐》剧照)

总之,我认为判断一些技术到底算不算噱头,要看它是否真的增强了观众对于故事的体验,是成为了故事的赘余,还是成为了故事表达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倒序这个做法原本可能只是个为了获取更多票房的噱头,但对于《记忆碎片》而言,故事并非来源于结构中,而是这个结构根植于故事当中。

“我已经苦思冥想好几个月了,想要找出一种让观众体验的失忆的方法”——克里斯托弗·诺兰

诺兰寻找的是约翰·特鲁比所称的设计原则,在《剖析故事》中,特鲁比写道:

“设计原则将故事组织成整体,它是故事的内在逻辑,将各部分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故事总体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使得故事富有原创性”

(好莱坞首屈一指的故事写作顾问约翰·特鲁比)

大体上,设计原则是关于你如何讲述这个故事的方法,由于《记忆碎片》的主角患有失忆症,诺兰想找到一个方法将这种体验感同样也赋予观众。

“有一天我想到了,如果你能像主角隐瞒信息一样对观众也隐瞒起来,这样你就能把失忆这种感受很好的传递给他们,这个方法就是将故事倒叙”——克里斯托弗·诺兰

反过来构造故事,这就是《记忆碎片》的设计原则。

通过将故事倒叙,观众永远不能在一场戏的开头把握情况,并且一直陷入迷茫,就像主角一样。那么诺兰又是怎么在倒叙的同时让观众保持投入呢?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使这些倒叙段落有效的主要方法是让观众面对“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我们可以把这些各种各样的问题整理分为三层:

第一层包含了推动电影最核心的、最主要的问题

这些问题在开头的几场戏中就被引出,当我们看见主角莱纳德杀害了一个叫做泰迪的男人,这个谋杀的情景让我们不解。

莱纳德为什么要杀害他?泰迪就是那个杀害了莱纳德妻子的人吗?莱纳德有没有可能隐瞒了些什么?

第二层是一些和拍立得照相机有关的镜头,贯穿了好几个场景

莱纳德对每一个他遇到的人拍照,并且在照片的背后写上简短的笔记,这样过一阵子,在他忘记这个人的时候,他就可以靠这些信息了解他和这个人的关系。

一旦我们作为观众注意到这件事情,就想知道这些笔记背后的故事。

比如说,娜塔丽的相片后面写着:她也曾经失去挚爱,她会帮助您走出伤痛。

这个信息第一次出现在剧本的前部分,但直到后部分我们才知道它是在什么样的情景中写下的,但是这照片上有一行字被划掉了,这又让我们好奇这行字是什么?娜塔丽可能隐瞒了些什么呢?

最后一层是关于一些更小的,在场景与场景之间存在的小片段

由于对于每一场戏都将我们带回到更早之前,寻常的场景构建中的一些元素必须得到调整。

在大部分电影中,每一场戏的结尾,都会使观众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在《记忆碎片》中,彩色段落开头就让人产生疑问,不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是刚刚发生了什么?

随着每一场戏的呈现,前一场戏的问题得到了回答。

比如说,有一场戏开始于莱纳德坐在一间汽车旅馆的洗手间里,手里拿了一个空酒瓶。于是观众会开始设想他是怎么样到这儿的?为什么他会拿着一个酒瓶?

下一个彩色段落中,我们知道了莱纳德为了躲避一个男人闯入了这个房间,以便能够伏击正在追赶他的男人,他抓起一个酒瓶当成武器,躲在洗手间里

以这种方式,每个彩色段落问了一个新的问题,也回答了之前的问题。

通过持续的保留信息,诺兰使得他的倒叙段落保持吸引力

但是用这种结构组成一部电影很容易让人感到疲惫,这就是为什么诺兰要在要选择在其中安插一个萨米·詹金斯的故事。

萨米·詹金斯

《记忆碎片》始终在倒叙的彩色段落和顺叙的黑白段落中来回切换,黑白段落中莱纳德的大部分时间是与一个身份不详的人打电话讲述萨比·詹金斯的故事。

以闪回的形式,莱纳德详细叙述了从前,在他是个保险调查员的时候与有同样记忆问题的萨米打交道的故事。

萨米·詹金斯的故事对于观众来说真实可信,因为这是令人熟悉的电影叙事方式。

正如诺兰所说:

当史蒂夫·托布罗斯基(萨米·詹金斯的扮演者)过来跟我讨论这个角色的时候,他是我发现的第一个真正了解到萨米才是这个故事支柱的人,他真的领悟到了萨米这个人物是如何将故事整合在一起,并且产生推动作用。

这些段落非常的重要,因为没有它们我们不会理解莱纳德的人物弧线。在这些段落中我们能一撇他从前的样子,塑造了他性格的那些选择,以及他看世界的方式。

同时萨米·詹金斯的故事也对我们理解影片的末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诺兰设计了这些剧情,因此我们会在黑白段落中了解到莱纳德的背景故事,在彩色段落当中,通过一小段一小段倒叙了解到他现在的故事。

当观众终于获得了期盼已久的全部答案,但却仍然会对结尾感到意外。

《记忆碎片》的这种叙事方式是非常困难的,假如我们按照时间顺序发展来看,就会是下图这样的,一条时间线,左半边黑白段落,右边是彩色段落。

(《记忆碎片》叙事线)

诺兰需要安排彩色段落,当以倒叙的结构观看时,这些段落之间能保持联系,并且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

同时,黑白段落需要提供必要的信息,为接下来的每一个彩色段落的开头做准备,所以实际上,这部电影的高潮实则发生在故事的中间。

(《记忆碎片》叙事线)

让《记忆碎片》的每一部分都说得通,是一项非常伟大的工程。

通过这部电影,第一次使大家注意到诺兰,并且了解到他对于非线性叙事的热爱。

他对时间性的独特处理,再一次说明了讲故事的方式和故事本身同样重要,编剧不只是为了电影想出很棒的内容情节,还要搞清楚如何将故事讲得引人入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